欢迎来到欧洲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简体 | 繁体

欧洲文化 > 欧洲文学> 欧洲文学资讯> 五大法国文学奖观察:龚古尔奖杀出大黑马

五大法国文学奖观察:龚古尔奖杀出大黑马

2012-12-27 15:44 来源:欧洲通   阅读:4428  

摘要:法国有多少文学奖?不计其数。除了没有政府奖和国家奖,谁都可以给文学颁奖。奖越大,奖金却越少,比如说龚古尔奖。

法国有多少文学奖?不计其数。除了没有政府奖和国家奖,谁都可以给文学颁奖。奖越大,奖金却越少,比如说龚古尔奖。

猜奖:雾里看花

10月30日,龚古尔奖评委会公布了最后一轮筛选结果,名单上只剩下四个作家,分别是帕特里克・德维尔(《鼠疫与天花》)、若埃尔・迪克尔(《哈里・凯贝尔事件真相》)、热罗姆・费拉里(《罗马衰落的宝训》)和琳达・雷(《海底涌浪》)。

出于好奇,我参加了法国《图书周刊》组织的网上竞猜,根据自己对这些作家及其作品的判断,对评选规则和潜规则的了解,把票投给了德维尔。结果显示,40%以上的竞猜者都与我的选择相同。但龚古尔奖评委、文学“教主”贝纳尔・皮沃随后说的一番话很快就让我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龚古尔奖的评委们不会看出版社投票。事实上,最后一轮选择已把三大出版社的候选者都排除在外了。”看来,这次是动真格了。

长期以来,龚古尔奖都被伽利玛、格拉塞和阿尔班・米歇尔这三家大出版社出版的作品所垄断,深受大众诟病和质疑。评委会多次发誓要扭转这一局面,但一直力不从心。今年,情况改观了,最后入围的四位作者均来自非主流文学出版社,有的甚至来自很小的出版社。

就在人们观望和猜测之际,费米娜文学奖又来添乱了。该奖的评委全为女性,当初为抗议龚古尔奖重男轻女的倾向而成立,与龚古尔奖同一天揭晓,弄得龚古尔奖很被动,因为总不能两个奖颁给同一本书啊,而同一本书却很有可能同时被几个奖看中,《鼠疫与天花》就同时入围了龚古尔、费米娜和美第契三个大奖。今年,费米娜奖另玩花招了,11月3日就抢先“出炉”,把奖颁给了德维尔。这样,龚古尔奖只能在另三本书当中挑选了,可迪克尔已在10月底被法兰西小说大奖选中,不可能再得奖,如此一来,名单上只剩下两人。费拉里和琳达,谁将是最后的赢者?揭晓之前,谁也不敢轻言。

得奖:亦喜亦忧

在龚古尔开奖之前,有几个文学大奖已经揭晓。

德维尔得了费米娜奖,可以说是快乐并痛苦着,他本来最有可能得龚古尔奖,被费米娜的女性戴上桂冠后,就意味着他与这个法国最大的文学奖无缘了。他的获奖小说《鼠疫与天花》是一部记实性小说,得奖之前就很畅销,开印7万册,不到一个月马上又加印8万册。小说写的是瑞士著名科学家耶尔森的传奇故事。耶尔森曾在巴黎上医学院,解剖尸体时不慎割伤自己,这一不幸不但没有给他带来灾难,反而让他结识了巴斯德研究所的所长,并成为其助手。但他生性好动不甘天天在实验室里搞研究,于是放弃大好前途,周游世界,探险猎奇,不惜在法国远东邮船公司当随船医生。1894年,他刚到越南,就听说香港爆发黑死病的消息,突然来了兴趣,赶到香港,贿赂英国看守,潜入太平间。他从淋巴结的脓液中鉴别出鼠疫杆菌,证明了老鼠和这次瘟疫的关系,并成功研制出抗鼠疫的血清。小说充满了异国情调,真实的故事与虚构的情节结合在一起。

美第契奖是仅次于龚古尔奖的法国文学第二大奖,获得者是非常活跃的女作家艾玛扭埃尔・皮莱尔,她写过许多广播小说,经常参加朗读表演。《大幻境》是她的第四部作品,难以分类,有点像以前的“拼合小说”,作者从报刊、书籍、实用指南甚至从博客和邮件中选摘若干片段,作为样稿,加以模仿。小说的语言风格杂乱,故事互不想干,想创造一个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幻想版”。

结果:渔翁得利

11月7日,久等的龚古尔奖终于揭晓。尽管最后可选的余地已经不多,但结果还是让人感到有点意外――获奖者是四位候选人中最不引人瞩目的一位:热罗姆・费拉里,五票对四票,险胜。

费拉里是位中学老师,《罗马衰落的宝训》写的是他所熟悉的科西嘉岛。两个年轻人放弃了外面精彩的世界,抛弃学业,在远离大陆的一个海边小村庄盘下了一家小酒吧,发誓要把这个大家赊账喝酒的地方变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两个年轻人,一个叫马蒂厄,老家就在这个村,另一个是他的朋友。他们想在这个偏僻的乡村地实现自己的乌托邦理想,却不知昔日的圣地已受外面的影响,人心不古,腐败成风,偷盗盛行,他们不得不在柜台下面放着手枪。作者通过奥古斯丁的宝训来告诫大家――“世界如人一样,出生,长大,死亡。”命运逼迫人类看着自己建设的世界慢慢崩溃,并亲自加速这种衰亡。

如果说,费拉里得奖有点渔翁得利的味道,卢旺达女作家斯科拉斯蒂克・穆卡松加也差不多,连她的出版商也不敢相信她得奖的消息――当别人告诉他说穆卡松加得了勒诺多奖,他还以为是个玩笑。科拉斯蒂克・穆卡松加的小说《尼罗河圣母院》开印才4000册,说明出版社对这部小说并不是很有信心,但它竟击败了当红作家菲力普・江和瓦西里・阿雷克萨基,也许是因为那两个作家的书太畅销,以前获奖太多。


穆卡松加现居法国,她的家人在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中被害,她的书中也带有那段历史的阴影。小说写的是尼罗河附近的一座山上,有所天主教寄宿女校,偏僻封闭,外人难以接近,学校纪律严明,女生不能外出。家长们往往都把女孩送到那里,让她们远离城市的诱惑,以便将来能贞洁地嫁个好人家。但铁门关不住这些花季少女对外面的向往和对自由的渴望,同在这山上,还有一位白人老画家,他把这些女孩画成女神的样子,挂在他所修建的寺院里,结果学校遭到外族围攻。政治斗争、阴谋迫害、种族仇恨酝酿着越来越近的大屠杀,构成了小说的特殊背景。

帅哥:最抢镜头

如果说今年的最大赢家是费拉里,最抢镜头的则是帅哥迪克尔。这是个法国和俄国混血儿,生于瑞士,今年27岁,先后在瑞士和法国上大学。他今年才开始出版小说,处女作《父辈的最后日子》年初推出,但第二部小说《哈里・盖贝尔事件真相》不得不换出版社,因为他原先的出版商、80多岁迪米特里捷维克车祸身亡了。他匆匆找了一家小出版社,老板也是个80多岁的老人,叫贝尔纳。

《哈里・盖贝尔事件真相》是一部厚达670页的小说,这在法国当代文坛太少见了:美国人才写那么厚的书。而迪克尔想写的正是那类“美国式小说”。他是超级美国迷,经常到美国旅行,一直在酝酿写一部关于美国的巨著。2008年,他开始动手,写了三年多,今年完成。小说中的纽约青年作家马库斯・戈德曼缺乏灵感,下笔迟缓,出版社越催他越写不出。就在他苦闷之时,发生了一件大事,警方刚刚在他的老朋友哈里・盖贝尔家的花园里找到30年前失踪的一个叫诺拉的15岁少女的尸体,哈里理所当然成为怀疑对象。马库斯不相信自己的朋友会是凶手,决定瞒着警方偷偷调查。慢慢地,他发现了哈里・盖贝尔事件的真相:原来,人的内心可以藏有那么多的秘密。


《哈里・盖贝尔事件真相》9月19日出版,初印5万册,不到一个月就卖了三万五千册,并同时入围龚古尔奖、菲米娜奖和联合奖,并在今年10月初的法兰克福书展上,成为最抢风头的法语小说,30多个国家购买了版权,德国的一家出版社为争得此书,出了20万欧元的高价,而美国的一家出版社,因为买不到英文版权,竟然把西班牙文的版权买了下来。穷得20多年没去法兰克福书展的老出版商贝纳尔,和作者一样一下子成了红人,到处被记者和书商追赶。到了月底,迪克尔又毫无悬念地拿下了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

本年度法国五大文学奖

获奖作家及作品

龚古尔文学奖:

热罗姆・费拉里《罗马衰落的宝训》

美第契文学奖:

艾玛扭埃尔・皮莱尔《大幻境》

费米娜文学奖:

帕特里克・德维尔《鼠疫与天花》

勒诺多文学奖:

科拉斯蒂克・穆卡松加《尼罗河圣母院》

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

若埃尔・迪克尔《哈里・凯贝尔事件真相》
分享: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欧洲通 欧洲通微博 欧洲旅游 欧洲文化 欧洲经济 欧洲新闻 欧洲体育 欧洲产业 欧洲酒店 欧洲艺术 日本通 日本娱乐 日本时尚 日本新闻 日本经济 日本旅游 日本都道府县 日本动漫 日本樱花 日本酒店 日本科技 日本留学 日本通微博 澳洲通 澳洲经济 澳洲产业 澳洲通微博 台湾通微博 美能博

Copyright © 2013-2014 欧洲通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111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