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欧洲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简体 | 繁体

欧洲新闻 > 图片新闻>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战争和国难,只有饥寒包裹着小小的躯体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战争和国难,只有饥寒包裹着小小的躯体

2015-11-23 15:57 来源:欧洲通   阅读:3261  

摘要:摄影师Magnus Wennman游历欧洲和中东地区,记录了战争炮火下成长的叙利亚儿童天为被地为床的流离生活。


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上周,叙利亚总统在致哀巴黎恐袭时说,这样的痛苦叙利亚人民五年来一直在遭受。

与此同时,欧洲正在面临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在来自中东的难民和移民中,有70万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沿着未经官方批准的陆上和海上路线才到达欧洲。

逃离战火保全性命的代价,是丧失家园、亲友和往日生活。摄影师Magnus Wennman游历欧洲和中东地区,记录了战争炮火下成长的叙利亚儿童天为被地为床的流离生活。


Lamar, 5岁


Lamar的家乡在伊拉克巴格达。父母外出采购回来,家已经炸成了一片废墟。带着Lamar,一家人第一次偷渡土耳其的行动失败了。第二次,橡皮艇终于将他们带离了家园。

现在,举家正继续去往匈牙利边境的路上,夜里Lamar静静睡在树林一堆肮脏的被单上。

Shehd, 7岁


Shehd是个爱画画的快乐女孩儿,只是妈妈越来越多地看到,她的涂鸦里出现了炮弹和枪。

“她时常看到这些东西,无处不在。”

妈妈还说,自从离开叙利亚,Shehd便再也没有画过画。背井离乡是否让Shehd过早失掉了童真,是这个母亲的忧虑。

Shehd现在和家人住在匈牙利边境,食物只能在旁边的林子里找。

“早知道逃亡之路如此艰难,宁愿冒死生活在伊斯兰国摧残下的家乡。”

Ahmed, 6岁


Ahmed由舅舅带着,准备避过政府登记离开匈牙利。他们从叙利亚北部来,Ahmed的爸爸在战乱中被杀害。

这个六岁男孩背着自己的书包,可以走很长的路。

舅舅说,“他很勇敢,只偶尔在夜里哭过。”

Ralia, 7岁 Rahaf, 13岁


这对姐妹和她们的父亲生活在黎巴嫩首都的大街上。每天夜里抱着取暖入眠的艰难日子已经持续了快一年。

一颗榴弹炸死了母亲和哥哥,姐妹俩跟父亲逃离了家乡大马士革。

Mohammed, 13岁


Mohammed目前住在土耳其尼济普一家医院。他的家乡在阿勒颇(叙利亚西北部城市),梦想是成为建筑师。

“战争最奇怪的一件事情是,能让你习惯了恐惧的感觉。在以前我无法想象。” Mohammed告诉摄影师。

Maram, 8岁


Maram在约旦安曼的家毁于一颗火箭弹,小Maram被压在屋顶下,造成严重的脑出血,昏迷了整整11天。现在小Maram已经恢复了意识,但下巴骨折让她无法开口说话。

Mahdi, 一岁半

小小的Mahdi此时睡在Horgos(塞尔维亚)一处难民营的地板上。战火纷飞流离失所构成了他一岁零六个月的全部人生。

周围骚乱声不断,Mahdi依旧睡得香甜。

Fatima, 9岁


叙利亚政府军在当地杀害了两个平民,从此Fatima开始了逃亡之路,辗转过黎巴嫩、利比亚的难民营,现在落脚在瑞典。

有一次,满载难民的船上有一个孕妇,空气异常闷热浑浊,12个小时过去,她诞下一个死胎,被丢进了海里。

Fatima目睹了这一切。

Gulistan, 6岁


Gulistan从叙利亚Kobane地区来到土耳其东南部一个小镇,她怀念自己的小床和枕头,现在她枕着妈妈睡在坚硬的地上。

Juliana, 2岁


两天来小家伙被带着徒步穿过塞尔维亚。

匈牙利现在关闭了边界线,架起巨大的铁丝网阻止难民入境,所幸Julia一家在这之前就离开了。

Iman, 2岁


小Iman患有肺炎以及肺部感染,现在住在约旦阿兹拉克的一家医院里。她年仅19岁的母亲告诉我们,从前爱跑爱笑的小姑娘现在常常感觉疲倦,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Fara, 2岁


在约旦阿兹拉克,小Fara和她九岁的姐姐Tisam每天席地而睡。姐妹俩最喜欢踢足球,爸爸总是想方设法拿手头有的玩意儿团成球,没多久就玩坏了。

Esra, 11岁 Esma, 8岁 Sidra, 6岁


37岁的母亲Selam刚刚把三个孩子哄上床睡了。他们的爸爸遭绑架劫持,杳无音讯。

这成了孩子们夜里不一而同的梦靥。

Ahmad, 7岁


Ahmad在家中被榴弹击中了头部,所幸伤得不重。但他的弟弟没有这么幸运。

他们在战乱区生活了很多年,逃到匈牙利以后的生存环境依然恶劣,巴士站、马路、树林都是他的家。

Amir, 一岁零8个月


小宝宝睡在难民营的帐篷里,快两岁了还不会说话。母亲说,也许在出生前就受了创伤。

“但他很爱笑。”

Abdul, 17岁


Abdul在雅典的日子没睡过好觉。每天有好几百个难民涌入希腊,夹杂着走私犯,跟着难民大军,专挑那些没有同伴、掉队的年轻人下手。

Abdul现在身无分文,最后一欧元买了渡船票。

但他不时要找人借电话,给仍在叙利亚家乡的母亲报平安,不敢提自己的处境有多糟。

“她总是为我担忧落泪,我不想再给她平添顾虑。”

Abdullah, 5岁


Abdullah的床是塞尔维亚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废弃床垫。

在叙利亚家乡,他目睹姐姐被杀害的过程,一直处于惊吓中。

小家伙夜里常被噩梦惊醒,精神恍惚,血液病导致健康状况也很差。但他妈妈没钱给他医治。

Sham, 1岁


此刻,Sham在妈妈的臂弯里沉沉睡着。

他们家,还有上千难民一起,来得太迟了——匈牙利宣布封锁边界线。

他们现在塞尔维亚Horgos等待。

Walaa, 5岁


在叙利亚阿勒颇家里,Walaa有属于自己的儿童房。

现在她最讨厌睡觉时间。入夜以后难民营各种冲突不断,逼得他们继续逃跑。

Tamam, 5岁


Tamam只有5岁,颠沛流离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两年。空袭让他们一家逃离家乡来到约旦。

Shiraz, 9岁


Shiraz三个月大时确诊为小儿麻痹症,医生劝父母说生存希望不大,不必花钱继续治疗了。

Shiraz现在9岁了,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但她从叙利亚来到了土耳其,难民营里的一个板条箱是她的床。

Moyad, 5岁


Moyad和妈妈在去集市的路上遭遇袭击。一部藏有炸弹的出租车当场夺去妈妈的生命,榴弹片刺穿小Moyad的头、背和骨盆。

小小的孩子乘飞机被带往约旦,住在首都安曼的一家医院里。


写在文后的话

冬季来临意味着新一轮更为严峻的难民危机,低体温症、肺炎和机会性疾病已经成为逃离战火之后又一生命威胁。UNHCR(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正在向难民发放睡袋、毛毯、衣物等户外御寒装备,但面临严重资金不足的困境。目前,UNHCR发起一项名为“冬日危机呼吁”的募捐活动,希望更多人参与到人道主义救助中,帮助这些战争的蒙难者平稳度过严冬。


(欧洲通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网友都在说

我有新看法: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欧洲通 欧洲通微博 欧洲旅游 欧洲文化 欧洲经济 欧洲新闻 欧洲体育 欧洲产业 欧洲酒店 欧洲艺术 日本通 日本娱乐 日本时尚 日本新闻 日本经济 日本旅游 日本都道府县 日本动漫 日本樱花 日本酒店 日本科技 日本留学 日本通微博 澳洲通 澳洲经济 澳洲产业 澳洲通微博 台湾通微博 美能博

Copyright © 2013-2014 欧洲通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11161号-1